花が散って咲くように何度も

时钟

  伊万布拉金斯基盖着一张厚厚的毛毯坐在摇椅上小憩,壁炉的炉火燃得正旺,大大的时钟的秒针一声一声的响着。屋外是北国特有的冬天,萧条冷清。就像这栋大房子,除了燃着炉火的房间以外,都被静寂包裹。

  时针转到了六点,门铃声和钟声一起响了起来,伊万从朦胧中醒过来,刚刚睡醒全身还有些发软,他做了好长一个梦… 


年幼托里斯站在他的对面,柔顺的头发,温暖的外衣,温驯的眼神以及吐露温柔的话语

和气息在寒冷的空气里散成白雾。 


  小露西亚日记: 今天遇到了一个...

© 樱花兔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